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g-mango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小银的发带》。

 “毕竟,穴户这个姓氏在日本也算很罕见,消失了也怪可惜的,你说对吧,荒木警……官?!”

“是在哪里呢……咻咻……”

就在穴户会长眼含泪光、感慨万千的时候,荒木宗介已经如警犬一样撅臀趴地,用指节一块一块地沿着屋子边缘的地砖敲打了起来。

“喔,找到了,是这一块吗……”

敲到一块回音明显更沉闷、材质也和周围略有不同的地砖,他挑了挑眉,用力地一拳轰在了上面。

“咔嚓!”

那块老旧的地砖随之四分五裂,露出了下方漆黑的洞口和隐约可见的石阶。

一股腐朽而陈旧的味道,随着大蓬尘埃,从里面飘了出来。

“等等……这是……地道?!”

穴户会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地洞,露出了诧异的表情。

自幼在村里长大的他,也从不知道,这栋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神社主殿下面,竟然还藏着一间地下室?

“荒木警官,为什么会知道……这下面别有洞天?!”

忽然反应过来什么,他用更加惊讶的眼神,看向已经半个身子走到地板下方的荒木宗介。

这种在战国时期修建的房屋,有这种隐蔽的避险结构倒也不是太罕见,但也不至于被一名第一次来村里的外人发现。

难道,荒木警官其实是穴户一族某个分支的后代,所以才知道这个秘密的吗?

“抱歉,这个问题涉及机密,不能告诉任何人……”

就在穴户会长将某人自动更名为“穴户宗介”的时候,荒木宗介已经沿着不到两米的阶梯走下了,进入了一处宽大的地下室。

迈下最后一级阶梯,他将眼罩掀起,环首四顾面前的地下室,神情微微一呆。

然后,荒木宗介有些沉重地叹了口气。

“按照约定……”

和上方主殿面积相仿的地下室内,没有明显的灵体活动痕迹、也不见一丝怨气。

粗糙的石壁上,密密麻麻地贴着发黄的符纸。

四周的地面,摆满了一个个白色小瓷碟。

碟子底部,还残留着蜡油和烛火熏黑的痕迹。

在地下室正中央的位置,两根黑色的木架串起了一根注连绳,搭成了一座“简陋鸟居”的模样。

“……我来找你了。”

注连绳正下方的草席上,盘坐着一道身穿白色和服、长发遮面的身影。

不,准确地说,是一具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骷髅。

她就这么背对着阶梯,双手在腹部合十,静静端坐在那里。

就像是,面对鸟居虔诚祈祷的巫女。

一束漆黑的细绳,从她手背骨洞之间穿过,缀着一颗已经无法分辨颜色的铃铛。

“啊!!!!”

突然,一道惨叫声,自荒木宗介身后传来。

穴户会长,不知何时也跟着走了下来。

“救命!!!!”

见到地下室内的景象,他被吓得往后一倒,屁滚尿流地倒爬了出去。

“怎么了?穴户会长,没事吧?!”

听见声音,门外的二之前龙马和长谷也冲了进来。

“二之前警部、长谷警官,这……这下面怎么会有死人……你们要相信我,这和我无关……”

跌坐在那地道口,穴户会长抱着长谷的大腿,满脸细汗地解释着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长谷,我们认识这么多年,平时风俗店也一起偷偷去过好多次,你、你最清楚我胆子有多小的……”

“我当然知道与您无关了,这位女士死在这下面的时候,恐怕连您的爷爷都还没出世吧。”

地洞下方,传来荒木宗介的声音。

“宗介,没问题吧?嘶……”

拿出手电筒,从地道上方往地下室一照,二之前龙马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“我……我知道了!”

脸色苍白、表情呆滞的穴户会长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“下面,那、那难道是绵流祭……”

低声说了这一句之后,又恐惧地闭上了嘴。

“绵流祭?!”

“绵流祭,是雏见泽村庆祝冬日结束的祭奠……但是,因为“绵”和“肠”同音,也有老人曾经吓唬我,说这是由一种为了供奉山神的‘肠流祭’转变而来的……”

在日本,除了“樱花祭”之外,还有这各种各样奇葩的“活祭”传统。

名称和具体仪式,根据地方习俗而各不相同,供奉对象也是山里的各种统称“山神”的鬼怪,祈求的也不过是丰收、平安之类的。

在雏见泽村,传说古代曾有一种把人剖肚取肠、放入流水中,将被掏空的尸身供奉在密室内的活祭仪式。

“不可能,从我有记忆的开始,肠流祭就已经销声匿迹……“

穴户会长用力地摇头,似乎还沉浸在刚刚那诡异一幕中无法自拔。

“而村里的绵流祭,仪式过程也只是巫女献舞、村民们用祭祀铁锹撕裂玩偶体内的棉花、放入河川而已……”

以“穴户氏”为荣、坚守在村里的他,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,族里神社下方,竟然一直活祭着一个可怜的女子。

“龙马,把车里的工具和汽油帮我拿进来一下。”

从地下室钻出半个身子,荒木宗介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然后,你们就带穴户会长出去吧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了……”

……

半小时后。

“陆斗君,手写的族谱确认就一本,已经在我手里了。”

“辛苦了,荒木君,我这边忙了一上午,也已经把相关网站和搜索引擎上的痕迹,全都彻底抹除了。”

荒木宗介站在鸟居下方,和远在东京的某人通着电话。

“那个,你那头完事了,就抓紧回来吧……小鸟游氏上学去了,关于昨晚的行动报告,很多细节我一个人没法确认啊……”

『你不知道,老姐从昨晚到现在就没睡过,一直在忙着研究和你共同努力出的‘结晶’,以及那个取不出‘钵’的绘卷,能阻止她的人只有你了!』

“知道了,我这边等完全处理完就直接回来。”

挂掉充斥着厚海陆斗抱怨声的电话,荒木宗介炯炯有神的瞳孔中,倒映出了冲天而起的火光。

“真是的,结晶什么的,都说了不要乱用这种引人误会的词啊……”

在他面前不远处,那座古朴的神社主殿,正萦绕在冲天而起的大火之中。

“噼里啪啦……轰!”

在熊熊黑烟和木头断裂声之下,支撑着房屋的主梁轰然倒下,连带着屋顶垮塌了下来,露出了屋内尚在燃烧的木制桌椅和一块块灵牌。


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小银的发带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e破梦人

古纯阳

从蚂蚁开始争霸诸天

小明不是名

山河多娇

刀不落

召唤星海

苍天白鹤

天道图书馆

海角七号(书坊)

最强神魂系统

亘古孤寂2